凯时官方网站-凯时官网

服务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蔚来,本是“一头猪”!

作者:   时间:2019-10-18 07:18

百家车坛 | 必出精品

原创作者 | 许大帅

走不完的路,卖不完的车。

贵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领头羊和扛旗手,蔚来如同“全村的希望”,其兴衰荣辱关乎造车新势力这一阶级城头大王旗能扛多久。然而,蔚来接二连三的爆出了四年巨亏220亿、三城三把自燃火、疯狂找钱融资、大比例召回等大尺度新闻,不时跃上头条热议。

蔚来还有未来吗?老话题,能不能有新解?

江湖有道义,造车有逻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光。窃以为,蔚来本身就是“一头猪”!猪是人类的好朋友,亿万年光阴变迁,当然有未来。

要讲清楚这个震天响的观点,需要从三个最新最热的故事切入,作为大家的开胃菜,有助于我们深入弄清楚蔚来“猪”的逻辑。

其一,如开篇三图所示,北京东南五环外,荣华西五路东西两侧的空地上,杂草丛生的荒地上停放着120余辆蔚来ES8,部分还保留着主驾驶和副驾驶位上的防尘罩以及车身侧面的防刮蹭条。

蔚来人员称,这些ES8是距离此地最近的蔚来亦庄交付中心的库存车,还包括东北三省、山东、山西和内蒙物流分拨中心使用,包括商品车、试驾车、展示车、悦享会员用车等。

从车内遗留的“商品车保养记录表”可以看到,这些库存车之中最早入库时间可追溯至“4月24日”,最近的日期则在“9月4日”。由于是待售商品车,为了保护电池,电动汽车需要定期充放电。

令人疑惑的是,9月份ES8销量只有293辆,同比下滑86%;即便是整个第三季度,蔚来共交付4799辆,包括4196辆ES6,ES8只有603辆。

江湖那么远,战火永不息,哪有那么容易。从产能不足到库存积压,蔚来ES8至少开始肚子滞涨。

其二,蔚来汽车的找钱之路有了新动态,但上演了一出“罗生门”。

据媒体爆料,蔚来正在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与这笔融资配套的是,蔚来将有一个20万年产能的工厂落户吴兴区。

然而就在媒体们爆炒后不久,蔚来汽车CEO李斌回应:“目前尚无太多信息可以披露,蔚来确实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触。”随后,吴兴区政府新闻办有关人士对“50亿元融资”消息作出回应称:“恰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无论如何,你能想象到蔚来汽车深受现金流的困扰程度。

其三,在胡润汽车富豪榜中,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当算最落寞的一个。

2019年榜单中,李斌以60亿财富,位列第684位。同期同比2018年总榜的276名、125亿的高光身价相比,坠落的幅度确实如同跳水运动。蔚来股票一路狂泻,已经面临1美元的退市警报。

猪类始祖-亚洲野猪,青面獠牙,虎背熊腰,前翘后拉7:3,跑起来如同飞猪,以攻击为主,能供人类享用的肥美口味没有实现最大化,人猪两重天;后来的亚洲家猪,在演变中逐步被人类改造,前后5:5,修身养性仍未登峰造极;而今的现代家猪,前萌后翘3:7,已达“肥猪”境界,想人类之所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猪梦想融为一体,实现最大和谐。

从"飞猪"到"肥猪",“猪”族为人类发展做出了难以估量的贡献,滋润了数以亿计饥渴的肠胃。

其实,蔚来本身就是一头“猪”,从"飞猪"能不能到"肥猪",“猪”族的发展演义,蕴含着蔚来生死存亡、能不能有未来的辩证故事:

1)对于烧钱的资本家来说,蔚来必须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的飞猪—亚洲野猪,经由“原始家猪”进化成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的肥猪—“现代家猪”;

2)对于承接资本家、李斌等创业股东利益的蔚来车主来说,蔚来汽车的售前售后必须是能够体现购车投入利益最大化的肥猪—“现代家猪”。

李斌,其实就是一名"吾之所向,一往无前"的养猪人;把蔚来这头"猪"喂不到肥猪的阶段,即便愈挫愈奋、再接再厉,李斌也将如同曾经波澜壮阔的摩拜一样失去蔚来。

如果把“肥猪”这个角色塑造不到戏骨级别,蔚来就没有未来。

这不是一篇哗众取宠的讨伐檄文,而是一篇关于蔚来不得不说的辩证事实。话糙理不糙,尽管笔者对于李斌先生及其团队的创业精神和创业经历充满了无尽的敬意。

大风起兮云飞扬。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热土,涌动着前所未有的大国造车梦。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彼时的宏观大势,可谓一片大好。对于李斌来说,把蔚来"从飞猪到肥猪"的未来故事讲得头头是道,无疑易如反掌。只要翻开李斌发家史,细数易车、摩拜、易鑫等“李斌系”的发展历程,谁也无法否认李斌纵横捭阖的融资能力和勤奋程度。

那时的蔚来,处于“亚洲野猪”阶段,头大屁股小,以“飞猪”理论攻占各大投行签字笔,一往无前。李斌的开场,如同“飞猪”一样顺利。

一个猛子扎进来造车的李斌,尽管以371.4亿元融资金额远超其他新势力,但进入围城之后也忍不住感叹“知道造车烧钱,但没想到这么烧钱”,不断地在烧钱中缺钱,在缺钱中到处找钱。

造车本是投资巨大、回报周期巨长的国家支柱产业,平地起惊雷的蔚来必须既要树立品牌牌坊,又要忙于生产资质、总装车间、储备整合技术,还要尽快投入运营,最终还要向用户场景负责,在一塌糊涂忙碌中,强悍的烧钱模式必须得以存续。

大干快上,导致蔚来这只热钱烘托下的“资本肥猪”成功的成为“飞猪”,在尚为"概念股"的第一阶段一飞而起,以40万级主销车型直插BBA核心地带,“中国特斯拉”一时间喊声震天。

时势造英雄,时势也毁英雄。

大干快上、疯狂烧钱的蔚来,梦想以“飞猪”速度尽快蜕变成“资本肥猪”,在把“资本飞猪”赶制成“车主肥猪”的路上,遭遇中国车市大盘28年以来的凛冬而至,持续下跌的态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即便是过往突飞猛涨的新能源产业,也蔫成了病恹恹:

受经济下滑、补贴退坡政策的影响,9月份新能源狭义乘用车销量6.1万辆,同比下降34.8%,环比8月份还要下降4.2%。

以至于9月份,中国新能源汽车连续三个月罕见的出现了三连跌,其中7月同比下降3.8%,8月下降21.7%,呈现逐月跌幅递增趋势,月度跌幅也远超整体乘用车市场的跌幅。

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与2018年持平,已经成了众多所谓的“汽车砖家”一改乐观大嘴的新寓言。

中国汽车的行业大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负责提供“烧钱”的中国资本市场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走势早已没有预想的辣么好,甚至比较糟。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时移世易。

撅着屁股、汗流浃背的正在半坡上疯狂造车的蔚来,其高举高打的既有烧钱模式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不再热衷的过去时,“飞猪”模式已经落后于当下时局,不修订是不可能的。

梦醒时分,必须与时俱进。面对与日俱增的经营压力,大规模裁员、出售FE车队、发行2亿美元可转债、改变零售发展模式等等正本清源、开源节流措施,成为蔚来当下既要节衣缩食、又要饮血输血的紧急重要事情。

还好,蔚来目前只是减肥,还没有到"截肢"的危急关头。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相比于打造“资本肥猪”过程中出现的“时移世易,变法已矣”的模式演变,锻造好车好服务的“车主肥猪”根本方向一点也不能有所“减肥”。

“大干快上”战术曾一度酿出了蔚来汽车三个月三个城市的三把自燃之火,直接冲垮了蔚来品牌牌坊的堤坝,也间接的造成了二季度经营财报雪崩的苦逼而今。

从4月份的西安,到5月份的上海,再到6月份的武汉,蔚来ES8三个月在三地燃起了三昧真火。这三起自燃事故,烧掉了蔚来一直以来像保卫黄河一样修筑起来的品牌牌坊,也烧掉了3.391亿元之巨的召回银两。

4803辆车,3.4亿元召回成本,每辆车平均7万元,有人说是蔚来“敢作敢当”,没错;要我说,是蔚来“自作自受”,挂自己姓的孩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自燃,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就应该承担该有的责任。

当今,新能源汽车的品质,之所以屡屡出现自燃等突发事件,最根本的原因是两点:

其一,一些新能源车型在正式上市前,所属的新创车企根本就没有把高温试验、高寒试验、高原试验等三高试验中千余项品质验证做彻底!换句话说,他们并没有为车主守住新车上市前的最后一道关。

迄今为止,我们很想知道从哪里可以明确的看到蔚来汽车到底是怎样进行三高试验、三电试验的详尽视频?!

其二,很多新创新能源车企,本身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制造工厂,杂混在其他车企“寄宿式”代工生产;有的新创车企,充其量只有一个总装车间,对于采购自五湖四海的各种部件进行整合组装而已,所谓的制造品质管理只是所谓的加强人员管理、品控管理而已。

众所周知,环视当今绝大多数的燃油车企,哪些品牌顶梁柱车型还在代工代孕生产?蔚来们又是怎么个情况呢?

华为培训中心立有一块巨石,书有8个大字:小胜靠智,大胜靠德。华为能够走到震动世界的今天,是因为像阿甘一样的厚道和执着:执着的做好每一件小事,执着的训练,执着的帮助朋友,执着的爱着珍妮……最后,他赢得了人生。

转换到蔚来的造车场景,那就是:大干快上,只会是飞一段的飞猪;以品质为本,必定长久会成为资本和车主双目中的“肥猪”。

蔚来从飞猪到肥猪的过程,注定就是李斌成佛的历程。

你若不勇敢,谁替你坚强。

新能源汽车赛道上,强敌环伺;蔚来的未来,荆棘遍布。跨国车企猛回头,燃油车企大转型,特斯拉10月份量产,成本更低、技术更成熟、智能化程度更高、性价比更诱人的新能源汽车不可避免的将快速登场,蔚来及其所有造车新势力将面对面单挑。

枪打出头鸟。蔚来可谓中国造车新势力当中的第一只“飞猪”,正在全力冲刺迈向中国造车新势力当中的第一只“肥猪”的路上披荆斩棘。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蔚来汽车能不能有未来的大道,归结起来就是:品质为王,正本清源。

只有岁月不可留,唯有车主不可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